快下跪吧,人類。

unimod#7.jpg  

 

*cp為原創人物夜風悠洛x赤綾辰。

 

 

分隔線.jpg  

 

夜幕低垂,月光通過落地玻璃透在雙人大床上,床上有兩個身影交疊。赤綾辰跨坐在夜風悠洛身上,前者身上只剩下襯衣,臉頰泛起異常的潮紅,勾起一個妖媚的笑容拉起對方的領呔:「悠,來做嘛。」

 

「真是的……」夜風撫上辰的臉,抬頭在唇

瓣落下一吻,反手將辰壓在身下,加深這個吻,舌頭深入對方的口腔與其共舞,並貪婪的吮吸,直至空氣所剩無幾才姍姍退開,轉而輕咬辰的耳垂,低喃:「別妄想叫停喔。」

 

辰輕笑,抬膝頂上夜風的跨下:「誰會叫啊。」

 

夜風一手扯開辰的衣襟,低頭啃咬鎖骨,在胸口吮吻,留下紅色的印記,大手覆上胸前,進而用食指按壓紅櫻,滿意的

看著辰輕輕一顫,隨即含住另一邊的乳首,用舌頭擺弄,用牙齒輕輕咬住、拉扯。

 

空出的手撫上對方纖細柔軟的大腿並往上撫摸,握住男根,壞笑道:「硬了呢。」對上辰染上情慾的雙眸:「變態。」

 

「你、嗯……閉嘴。」身上最脆弱的地方被温暖的手掌覆蓋,再加上胸前的刺激,使辰只能勉強吐出數音節。

 

手指在男性的象徵上套弄,眼見頂端溢出透明液體後加快挑撥。

 

辰自喉間傳出幾聲嗚咽,雙手抓緊被單,咬著唇想要忍住脱口而出的呻吟聲,卻因對方的刻意挑撥加重。

 

「先去沒關係喔。」吻上辰的薄唇,在語畢前一刻對方洩在自己手中。夜風看著手中的白瀆輕笑:「好多呢,平時不會自己處理嗎?」

 

「唔……」辰瞪了身上的執事一眼,可臉上的潮紅使此變得毫無殺傷力。

 

夜風沾上白瀆的手移至辰的後庭,已經充分濡濕的手指探進小穴。「放輕鬆。」手指持續深入,不時彎曲並刮搔著内壁。

 

「悠、悠……!」色情地喊著對方的名字,後庭手指的數目冷不防被增加了一隻,加重在甬道中四處竄動的力度。

 

擴張的動作持續,直至可以容納三根手指後,肯定不會令辰受傷後夜風才抽出手指。

 

脹起的慾望頂在穴口,卻又遲遲不進入,下身的空虛感使辰難受得皺起眉,喘息聲不斷,雙腿摩擦夜風的腰部。

 

「辰想要甚麼呢?不說清楚我可不知道要怎樣做喔。」夜風明知故問,無疑下一秒又遭到身下的金瞳狠瞪。

 

「嗯……我想要、悠你……進、進來……」敵不過情慾的折磨,辰終究乖乖妥協,紅著臉吐出字句,雙手還上夜風的頸項。

 

「乖孩子。」親暱的親上辰的臉頰,隨即一個挺身進入對方體内,並快速的抽插。

 

「啊,嗯……啊、太、太快…唔!啊!」下身的刺激太大,短短續續的單詞無法形成句子,聽在對方耳中只是淫亂的呻吟聲。生理的淚水從眼眶溢出。

 

「辰……」夜風垂頭吸吮辰的淚水,大手攬著對方的纖腰,身子往後坐起,強行換成乘騎的姿勢。

 

「唔、啊!好、好深……」這個姿勢令埋在辰體内的男根插得更深,無力的趴在夜風身上。

 

「怎樣?辰,是你最喜歡的乘騎喔。」夜風靠向辰的頸窩低語,停下了抽送的動作。

 

「你這、個……唔、偽、偽執事……」快感突然被止住,辰顧不得反駁對方,難耐的扭了扭腰,每每輕微的挪動亦刺激著他的感官。

 

靜止了的動作令體内的炙熱的感覺更鮮明,再加上現在的體位,一陣羞恥感沖上腦,辰漲紅了臉埋頭在夜風的胸膛。

 

夜風拉起辰赤色的髮絲親吻,抬起他的下巴在唇上又一個親吻,對上辰迷離的眼神,宛如惡魔的低語:「想要的話就自己動。」

 

「唔……」辰吃力的撐起上身,使對方的慾望稍稍滑出後穴,對凖頂端後坐下,「嗯、啊……」努力的擺腰,喘息吐在夜風身上。後者輕笑看著眼前的春光,雙手扶著前者的腰部。

 

「悠……嗯唔、你來幫,幫我嘛……」伸手勾住夜風的頸項, 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帶著哭腔。

 

「累了?」夜風笑道,將辰抱起,換了一個姿勢。

 

跪趴在床上的羞恥感還來不及感受,對方的巨大便再次刺進後庭,屢屢頂上敏感點的快感流竄過背脊,近乎尖叫的呻吟聲在房間中迴盪。

 

「啊嗯、啊……啊、悠……嗯嗯、悠……!」

 

「辰、辰……」夜風張口咬上辰的肩膀,在流出鮮血的一刻倆人亦達至高潮。

 

發洩過後辰無力的攤在床上喘息。

 

夜風拉起辰的手,親吻手背。

 

「我們再來一次吧。」壞笑。

 

 

 

偶然讓辰喝醉也不錯呢。

 

END

 

分隔線.jpg  

 

此篇純粹想表達夜風的床技令辰欲仙欲死(干

歡迎大家的孩子來強暴我家兒子或被我家兒子強暴(滾開

 

MOHB6.jpg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團子 的頭像
貓團子

我 、是魔王喲!

貓團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