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下跪吧,人類。

unimod#5.jpg  

*cp為九瀾x漾漾

 

*悲文向,有虐注意。

 

*九瀾死亡。

 

 

分隔線.jpg  

 

 

修長的手指勾起妖師後代的下頷,九瀾仔細地觀察禇冥漾的面容,長髮下的薄唇彎成一個孤度,鳯凰族笑着說道:「五官分開來看尚算端正漂亮……就是放在一起普通了一點。」

 

……我長的普通像個路人真是抱歉喔!

 

年輕妖師對閱「人」無數的九瀾的發言感到不悅,但礙於對方是長輩的關係而把頂嘴的話呑回肚子,只是撇頭脫離黑髮學長的鉗制。雖然這種評語不是首次聽見,但耳聞總會有些許不爽,生出來的樣子又不是他能决定的。

 

「呵呵。」看着學弟的舉動,九瀾的笑意加深,捉弄性強的惡作劇心泛起興致,指尖輕撫禇冥漾的臉頰,唇瓣吐出的語話令前者後退了一步。「不如你死後把五官給我吧?我會替你好好保存不讓它們腐爛喔。」

 

「不不不不用麻煩你了,九瀾學長。」向後挪動了位置,希望能與眼前的人保持距離。不論過了多久,禇冥漾還是無理解這群火星人的思維,話說死於非命已經夠衰了還要被人奪去五官……真是有夠悲哀的。

 

「不然這樣好了,把整個人泡在馬福林裡,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,你說對吧?漾。」聽似浪漫卻温腥的誓言, 吊兒郎當的語氣卻令人止不住心中的悸動。

 

很過份,他總是不自覺令他有所期待。

 

「這算甚麼啊……」不能否應那一刻冥漾為男人的話心動,縱然知道那話中的虛幻,卻不自覺地想去相信。

 

但他不知道,他是否真的能相信, 他是否真的有未來。礙於自己身份,死亡對他而言近在眼前,可能一踏出門後就會被殺,而且死無全屍。

 

九瀾將小妖師拉進懷裡抱緊,大掌順着他的頭髮撫摸:「放心好了,只要我一天有世,我也不會放棄把你收藏,即使你被炸飛到天涯海角,我也會把你找回來的。」

 

「真是奇怪的諾言……」悶悶的聲音從九瀾的懷中傳出,禇冥漾把頭靠在男人的

胸膛,墨色的眸子染上一層薄薄的水氣。「你就不怕我在中途咒死你喔……」

 

只對他一人的甜言蜜語,只給他一人的誠諾,只對他一人的温柔。

 

勾起冥漾下巴,回應他的是一個輕吻和在倆人之間的細語:「我可不覺得你會忍心咒死我呢。」

 

——如此的話語,禇冥漾以為在之後的十年甚至數十年間,亦會再次再自己耳邊響起。

 

 

*

 

是誰向自己許下承諾?

 

又是誰說不論走天涯海角,亦會找回自己?

 

是誰把希望給予自己的?

 

也許是禇冥漾徘徊於火星人之間太久,在那群如同蟑螂一樣擁有不死身的人之間,令他漸漸忘記,他們也是人,也會生老病死。在禇冥漾耳聞他的死訊時,他多麼希望自己是幻聽,因太掛念出差多月的人而出現幻聽。

 

冥漾萬萬想不到,當天帶着笑容捏着自己的臉頰說着要好好看家的人,倆人如今會以如此的方式相見。

 

 不會的……他不會有事的……

 

在衝往醫療班的路上,冥漾的腦内變得空虛,他聽見的只有自己的心跳,心存僥幸地想着一切也只是慌言,並不真實……直至他看見他的屍首,自欺的幻想破碎,他看見自己不能不接受的現實。

 

九瀾他死了。

 

「漾漾……」金髮的藍袍女孩似乎想走過去安慰禇冥漾,但遭一旁的紅袍友人攔下。

 

雪野千冬歲搖首,輕聲說要給時間他獨自冷靜,聞言後房内的其他人也自動離開,就連身為人弟的西瑞也是甚麼也沒説就退出了房間。

 

寧靜的房間裡只剩下倆人的身影,一人的靈魂,一人的思念,一人的呼吸。

 

冥漾走到九瀾的身旁,失去温度的身體佈滿大大小小的傷痕,他伸手撥去他的前髮,過長的瀏海底下的雙目合上了,經過歲月的洗禮也沒有太大改變的臉容,安詳得宛如只是睡着了似的。

 

掌心撫上他的臉頰,冰冷的觸感使禇冥漾感到心痛,帶有泣音輕笑道:「不是說不怕我咒死你嗎,這不就死了。」

 

冥漾伏在九瀾身上,如同昔日一樣倚在他的胸膛,只是如今,少了令人安心的温暖和心跳聲。

 

「大笨蛋……」止不住淚水溢出,沾濕了破碎的黑袍,禇冥漾無聲地落淚。

 

兩份悲傷,一個人的淚。

 

 

*

 

 

是你向我許下承諾的。

 

是你說不論走天涯海角,亦會找回我的。

 

是你……把希望帶給我的。

 

但為甚麼又是你一言不發地走了,丢下我一人?

 

為甚麼總是要把所有事拉到自己身上,把我藏在身後?

 

「漾漾……」看着小妖師哭得又紅又腫的眼,紅袍頓時語塞,不知道該說甚麼安慰友人。米可蕥更是在一旁泣不成聲。

 

我已經……不想再只受你的保護了。

 

這次、就讓我保護我們之間的承諾吧。

 

禇冥漾擦了擦眼,以堅定的眼神說:「請把九瀾學長泡進馬福林裡吧。」

 

聞言,所有人也瞪大了眼看着禇冥漾。

 

「……真是的,你們這對情侶真是麻煩啊。」堤爾小聲的抱怨。九瀾在之前才拜託過自己要代為照料好小情人的後事,現在到禇冥漾來拜託是怎樣?即使如此,堤爾還是答應禇冥漾的請求了。

 

禇冥漾點頭答謝,輕輕地笑了。

 

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呢,九瀾學長。

 

END

 

分隔線.jpg  

 

後記。

 

我不肯定有沒有虐到(抹臉

這篇九漾馬福林變重點了抱歉ORZ

 

建議使用BGM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yitt3ruXugs (不然眞的會哭不出反而笑了(何

 

 

 

MOHB6.jpg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團子 的頭像
貓團子

我 、是魔王喲!

貓團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羽風緋飄〈暗夢〉
  • 看完後雖然被虐到,但腦中卻很詭異的浮現出:哇哈哈哈~~~九瀾誰較你要常常收藏別人,現在你也被收藏了吧〈喂喂!!!!!!!!!